第十六章 那些父亲们! (为盟主IPFH加更!)(1 / 2)

加入书签

.,

苹果城,麦克弗森家。

做为一名还算成功的商人,麦克弗森家早已进入了中产阶级,身为丈夫、父亲的麦克弗森自豪于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妻女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十几年来,都是这样的,直到三个月前……

他的女儿失踪了!

一次樱桃城的旅行,让他的女儿不见了踪影。

第一时间,麦克弗森报了警,且赶到了樱桃城。

但,一无所获。

甚至,三个月过去了,自己的女儿都了无音信。

这让麦克弗森绝望。

可他不敢有一点表露。

因为,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比自己还要绝望。

这个时候的他是她的依靠。

一旦他也露出了绝望,那整个家就毁了。

所以,他每天鼓励着自己的妻子。

只有在没有人看到的时候,才会露出悲伤、悔恨。

为什么?

为什么他不能陪着女儿去?

为什么他要那样的繁忙?

每一次的自责,都让麦克弗森痛彻心扉。

今天也不例外。

在天还没亮的时候,麦克弗森就悄悄的离开了卧室,进入了书房里,他脑袋木讷,双眼没有焦距的,呆坐在那里。

直到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,保姆开始忙碌早饭时,他才清醒了过来。

啪、啪。

抬手轻轻拍打了一下脸颊,麦克弗森驱散着脸上的负面情绪,他让自己保持微笑。

他要去见自己的妻子了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——

滴、滴。

传真机响了起来。

麦克弗森一愣。

在女儿失踪后,他就将公司的业务交给了副手,全心全意的寻找女儿的下落和陪伴妻子,传真机很长时间没有响过了。

带着一分好奇,麦克弗森看向了传真吐出的纸张。

当看清楚上面的内容时,麦克弗森努力保持微笑的面容彻底的扭曲了。

愤怒充斥在这位丈夫、父亲的脸上。

“樱桃城?”

“大人物?”

“艾莫德?”

麦克弗森咬着牙,声音从牙缝中挤出。

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拿起了放在书房柜子内的猎枪。

他恨不得一枪一枪崩了这些人。

不过,仅存的理智告诉他,不能够这么冲动。

他一个人太过势单力薄了。

他需要联合更多的人。

而这并不困难,在他的女儿失踪后,麦克弗森在寻找女儿时,才发现苹果城前往樱桃城旅行而失踪的女孩不止他的女儿,还有不少。

很自然的,这些家庭都联合了起来。

人多,力量大。

这是所有人的共识。

这些家庭中也有人曾提出一些可怕的言论,但是很多家庭都不愿意相信。

而现在?

看着上面的一个个名字,麦克弗森径直走向了电话。

该面对的总要面对,不是吗?

他现在只希望自己的女儿,更多的女孩安然无恙。

至于那些人?

他要让这些混蛋下地狱!

他发誓!

……

菠萝城的伯伊卡再次从宿醉中清醒了。

下意识的,他就去摸酒瓶子。

他不想自己清醒,他只希望自己大醉不醒。

因为,只有这样,他才能够忘记失去女儿的痛苦。

那是他的女儿。

他唯一的女儿。

他唯一的亲人。

失去了女儿,他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坍塌了。

醉吧!

醉吧!

喝醉了,一切就会忘记!

这样想着的伯伊卡扭开了瓶塞,可就在他准备一仰脖饮尽瓶中酒的时候,大门‘砰’的一声就被推开了,一个中年男人跑进来。

“别喝了!”

“有杜达、科拉的消息了。”

杜达,伯伊卡的女儿。

科拉,这个中年男人的女儿。

两人一个月前结伴去樱桃城时,一起失踪的。

“什么?”

“你说什么老科拉?”

伯伊卡一把扔掉了酒瓶,抓住了老友的胳膊。

“你自己看!”

老科拉将手中的传真递给了老塔尔。

低下头,揉了揉模糊的视野,当伯伊卡看清楚上面写的内容后,面容迅速的涨红,双眼中浮现出了一抹狰狞。

“别冲动,我们要联系更多的人。”

“知道吗?”

老科拉劝说着老友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“你去联系其他人,我去让自己清醒一下。”

伯伊卡说着走向了卫生间。

老科拉看着大力冲洗自己的老友,没有在犹豫,转身向外跑去。

他要通知更多的人。

老友远去的脚步声中,伯伊卡抬起了头,他看着镜子中颓丧的自己。

“我又一次让你失望了!”

“抱歉,这是最后一次!”

伯伊卡低声说着,他开始用剃刀清理着自己的胡子、头发,肮脏的睡衣,被他一把扯下,露出了令人诧异的精装身躯。

特别是双肩处,各有一个八芒星纹身。

外侧的虎头肌连带着双臂上,则是一串串宛如铁丝线圈的纹身。

而在左侧的胸口一个仿佛是随手画出的圆形中有着一个点。

双肩的八芒星来自于他曾经的组织。

外侧虎头肌连带着双臂上的铁丝纹身,则是他最不想回忆的,监狱生涯。

胸口处的纹身?

那是他在最不想回忆的监狱生涯中获得的习惯与技巧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