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七九七章 豆丁出征(五)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豆丁,豆丁,看,那是我家的豆丁!”

“都是一样穿着,怎么能说是你家的豆丁呢,或者,是我家的豆丁呢,不过,为什么能看到他们面容的地方,竟然给阻挡着了。”

此时,在城墙西北角落上,一个岗哨亭,经过杨乔的允许,可以让豆丁的家长们来这里观看他们家的豆丁,而且,还专门给安装了几台望远镜,能够看到林子边上,很清晰的。

这不,有闲着的家长,就骑马来到了这城墙下面,上了这个岗哨亭,用望远镜来观看娃儿们,尽管看不到哪一个是自家的娃儿的背影,也在猜测着,还斗着嘴。

“看,看,那是你家的豆丁吧,都累得骑不动溜溜车了,被拉上马车去了,啊,又下来一个,这是休息好了,看来,豆丁们还是体能不成啊,竟然不如那托儿所的豆丁强呢!”

托儿所的豆丁?

“你认为托儿所的豆丁强,那你为啥不让你家的豆丁去上托儿所呢,又不是不让你家的豆丁去。”

“好像,你家的豆丁,你能够安排进去似的,大哥不要说二哥,溺爱自家的豆丁,你我都没有办法。”

“你们二位,这是诉苦来了。”

“不要笑话我们,好像你好到哪里去似的,要不然,你能到这里来参观,你知道,郎君给我们制造这个参观牌,要花多少钱么?”

参观牌,其实,就是挂在胸前的一个小纸牌牌,嗯,就像前世的一些代表牌一样。

可不过呢,这是上城墙的禁区,岗哨亭么,自然是禁区了,随便什么人都能够上来,那么,上来间谍怎么办,一旦打起仗来,先丢失一个城墙角落?

所以,看着这个牌牌是简单了,就是这么一个带着画像的纸牌,而且此时,会画这种证件画像的画匠们可是不少。

画匠,这是针对画证件画像而起的名字,而画别的大小的画像的,那么,就是什么画师,画家啥的称呼了。

为啥这么说,那个,只有这个证件画,算是标准画,特色画,就是说,这画,跟真人一对照,这,就是本人,而不会修画,要什么好看啥的,甚至,还要故意画丑了,就是说,要把特有的特色给画出来,如,脸上有个黑痣,牙齿有个虎牙什么的。

所以说,这牌牌,制造很简单,可是,这要调查这人的各方面的背景啥的,尤其是最近几年,杨乔可是招收了一些良民雇工,这就更加复杂了,里面会掺杂一些什么各个家族的间谍的。

不说完全调查清楚吧,这监督,也少不了,就算是上来了间谍,这个人,不安全,可是呢,又不知道哪里不安全,那么,就只能监督了,都是豆丁的家长,让谁上来,不让谁上来。

还有,为啥不能上托儿所呢?

不是不能上,就是一个溺爱的问题。

“爹爹,我不认识她们,我不要去,不要去。”

“宝宝,就是不认识,才去认识新的朋友啊,你看你在外面,认识了小强,还认识了小黑,还有小白。”

额,这都是认识了一些什么宝宝。

“还有小狗子?”

这个名字,好像特别多。

“那么,你为什么不到托儿所去认识新的小伙伴呢,有萃雅,新雅等等娃儿。”

“不要,不要就是不要。”

“好吧,不要,不要,咱不去了。”

总归,各种的溺爱,都有,所以,杨乔准备的这托儿所,也不是所有的宝宝都能够进去的,不是不让进,而是他们不想进,自然,此时有了这豆丁小队,会有别的原因不进的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